首页 医院简介 视频报道 人和快报 戒毒技术 戒毒专家 成功案例 释放正能 戒毒常识 康复家园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文章来源:海南人和戒毒康复医院 专家咨询热线:181 8989 1907 预约挂号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刚进行完脱毒治疗的老三在沉睡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老三在海南人和医院康复治疗期间

“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

对于74岁的黄志洪来说,家,一个完整而正常的家,曾经那么熟悉,可似乎又一度渴望而不可及。自从老伴早逝后,3个儿子就是这个既当爹又当娘的老人的全部。“一家四口人平平淡淡、健健康康地过生活。”这是黄志洪对家的幸福定义。然而,就是如此简单的梦想,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却都难以实现,3个儿子相继走上了吸食海洛因的“不归路”,家的轮廓,在这一家人的脑海里渐渐模糊……直到一个叫陈文彬的男人走进他们的生活,才让这一家人在无尽的夜看见一丝曙光。

年龄最小毒龄最长的老三

17年前,海南澄迈罗浮村,辛勤劳作的黄志洪一家,曾是全村最富裕的,不单自己有3间取材菠萝木的瓦房,还有不少闲置土地,或出租,或搞其他副业。但随着1988年黄志鸿老伴患癌症去世,长期奔波在海南岛各地做生意的他,无暇照顾家里几个孩子,老二、老三小学没毕业就相继辍学。“1997年,民警从家里把老三带走了,我才直到当时只有16岁的老三竟然吸毒。”

其实黄志洪当时根本想不到,年龄最小的老三早在14岁时就沾上了海洛因,而这一碰毒就是17年。“现在想想,当时好幼稚,因为好奇就碰了毒。”老二阿侧谈起自己的吸毒史不断地叹息。他第一次碰毒是1996年,当时他在同村伙伴的劝诱下,吸了第一口海洛因。“吸毒的人,总是会瞒着家里人地,毕竟见不得光。”阿侧如是说。

可后来他发现,自己大哥和小弟也吸毒,于是这一家三兄弟竟成了“毒友”。三兄弟都吸毒,给这个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庭带来的打击可想而知。“我们整天都纠结在‘货慌、钱慌’的日子里,能卖的都卖了,实在没得卖,就他就去村里偷鸡摸狗,直至以贩养吸。”阿侧说,现在回想起当时自己几兄弟的所作所为,再看看已经年迈的父亲,自己都不禁潸然泪下。

禁毒宣传点燃戒毒渴望

2013年的5月11日、6月16日对于阿侧、老三两兄弟来说,是他们这一生都不能忘却的日子。“今年5月11日,一次禁毒宣传活动中,我们认识了陈大哥,从此一切都变了,变的美好起来了。”阿侧回想起那天的情景就仿佛在昨天。当时正在做禁毒宣传的志愿者阿五等人,以身说法,向大家介绍各自的自愿戒毒成功经历,这点燃了阿侧自愿戒毒的迫切渴望。阿侧口中的“陈大哥”是谁?他叫陈文彬,现任海南人和戒毒医院院长、主治医师。

一头短发,身型干练,心直口快,已过不惑,但看上去像30出头,这就是阿侧口中“陈大哥”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当时我听了黄阿公一家的不幸遭遇后,当场决定免费收治阿侧。”陈文彬在接受接着采访时说,当天在黄志洪老人的陪同下,他就将阿侧带到了位于海口凤翔西路高铁东站附近的的海南人和戒毒医院,采用该中心全新的戒毒疗法对阿侧进行治疗。

现在,阿侧已经成功戒毒离开中心1个多月了,不禁再也没有碰过毒,还自愿加入医院的志愿者队伍,以身说法,到海南各市县乡镇宣传戒毒。在他的鼓舞下,家里最小、毒龄最长的老三也终于来到人和医院自愿戒毒,目前已完成脱毒治疗,正在康复治疗中。“来我们这里戒毒的人,首先都必须是自愿的,众所周知,毒品这东西,是‘一年吸,10年戒,终生想”的,自愿戒毒是前提。”陈文彬说道。

个人投资300万助人戒毒

“从2009年3月,这个中心成立至今,我已个人投资近300万元人民币,虽然长时间负盈利,但我感觉很满足,很值得,因为每当看到这些年轻人成果戒毒,重新做人回归社会,那种成就感无以比拟,强烈的价值、社会认同感让我一路支撑到现在。”陈文彬如是说。陈原是部队上一名军医,从事戒毒康复工作已20年。“老陈这种敢于奉献、乐于助人的精神,让身边的人动容,在他的感召下,大家陆续加入了这个大家庭。”曾经也是一名军医、现在也在中心工作的邢大姐这样对记者说。

据医院统计,自2009年3月医院成立至今,先后有1700多人成功的在这里完成戒毒重新做人。“我们这里采取的新疗法,与传统的强制戒毒不同,复吸率很低。”陈文彬介绍说,目前根据医院不断对成功戒毒离开人群的回访发现,在医院成功戒毒离开的人中,第一年复吸率为20%,第二年复吸率为30%,第三年复吸率为40%。这不简单,根据以往资料显示,采用强制戒毒手段戒毒离开的人中,第一年的复吸率在8成以上,甚至更高。

“陈哥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

“要是没有陈哥,我恐怕早就吸毒吸死掉了。”与阿侧兄弟几个同村的阿漂(化名)在记者走访罗浮村时如此感慨。早几个月从医院成功戒毒离开的阿漂,原本在村里是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人,不到20岁就能和别人合伙做生意,收入几十万元人民币很轻松。“可能是钱来的太快,就放纵了,出去玩的多了,在别人的诱惑下,就碰了海洛因。”阿漂对于自己当初的年少无知很懊恼。

“开始家里不知道我吸毒,但是时间久了,就有人告诉了我爸,再往后,我挣了钱放老爸那里存,他都会说这样的钱‘脏’,10多万都被他扔到一边,连看都不看。”阿漂苦笑道。渐渐的,阿漂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行了,而随着年龄的增加,对家庭的愧疚感油然而生,于是,他下定决心,戒毒。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也认识了陈文彬,于是自愿戒毒意志坚定的阿漂最终成功戒毒,不仅如此,烟龄很长的他,现在把烟也戒了。

“现在我们家里又有了欢声笑语,虽然暂时还没挣到大钱,但是,这种久违的幸福感,已经让我们一家人非常开心和满足了。”阿漂笑道。像阿漂、阿侧兄弟这样在医院成功戒毒过上正常人生活的个例还有很多。“陈哥永远是我们的恩人,没有他,我们当中很多人估计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是他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阿侧们都这么说。

采访手记:他们灿烂的笑容让我觉得值了

记者通过一个多星期的走访,不禁了解了海南人和戒毒医院对于这些自愿戒毒人群的完整治疗康复过程,更看到了一个“吸毒仔”的蜕变过程。一个个面黄肌瘦、眼大无神的毒品傀儡走进中心,有如行尸走肉。10多天后,一切都改变了,之前“鬼”一般的躯壳几乎都重新焕发了生机,大家脸上的笑容多了,性格开朗了,沉默不语也被侃侃而谈多代替。我们也就稍稍能够体会到陈文彬所说的“成就感、认同感”了。

在记者前几天随陈文彬到罗浮村做回访时,那些成功戒毒的年轻人一听说“陈哥”来了,都蜂拥过来,围着陈文彬有说有笑,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那种亲切感,是发自内心的,一点都做作不来。还没到中午,几个年轻人就吵吵,要抢着请陈文彬吃饭,表达大家的感激之情。“恭敬不如从命,饭我一定要吃。”陈文彬看到他们个个生龙活虎非常开心。“饭要吃,但单必须我来买。”陈文彬偷偷溜出去买单时说,这些家庭早就因为吸毒而破败了,几百块钱的饭钱对他们来说,不是小事。按照陈文彬在和大家端起酒杯的时候说的那样“情我领了,只要你们健康开心地生活,我就值了。”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陈文彬和黄志洪及老三在人和戒毒医院病房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院长陈文彬带很多备用手机电池防止戒毒人员联系不上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陈文彬回访澄迈县罗浮村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黄志洪照顾刚完成脱毒治疗的老三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戒毒后老三的笑容多了

三兄弟相继吸毒 医院帮他们成功戒毒

黄志洪渴望家的幸福

责任编辑:


最火资讯


首页 | 医院简介 | 视频报道 | 人和快报 | 戒毒技术 | 戒毒专家 | 成功案例 | 释放正能量 | 戒毒常识 | 康复家园

版权所有: 海南人和戒毒康复医院 | 琼卫(审批)网审[2014]第19号 联系电话:18189891907 0898-66991999

 技术支持:爱码网

电脑版 | 移动版